中国新型车载榴弹炮在5100米高原形成战斗力

2013-6-18 18:14:31 新闻来源:广东新闻网

长途行军途中小休息时,团长赵勇挨个检查车辆。

  长途行军途中小休息时,团长赵勇挨个检查车辆。

  立足高原谋打赢 履行使命当尖兵——记新疆军区某机步团团长赵勇苦练精兵谋打赢

  战争年代战场就是岗位,和平时期岗位就是战场。作为一名指挥员,他立足岗位谋打赢,履行使命当尖兵,以自身过硬的素质和模范带头作用引领官兵树立“打赢”意识。他带领团队积极探索新战法,演练新战法,为爱军精武赋予崭新的时代内涵。他就是新疆军区某机械化步兵团团长赵勇——用爱军精武的实际行动演绎精彩军旅人生的“精武标兵”。

  始终把“凝聚思想共识,激发强大动力”作为争当信息化军人、建设信息化部队、打赢信息化战争的首要之举,勇作钻研信息化、建信息化的带兵人

  在传统战争中,一名“好兵”可能是这样的:抠一下扳机,能准确估量出自己弹匣里还剩多少子弹;弹雨袭来,目光一扫,很快找到一个小土包当掩体。在信息化条件下,战场变得越来越“透明”,“保存自己,消灭敌人”这句老话的意义也并非昨日含义。

  2009年,上任伊始,看到装甲指挥平台只能语音通信,北斗导航系统只能简单定位,团装甲侦查指挥平台收集的数据不能实时传输到指挥所,全团数百种装备不能互联互通。从那时起,他就下决心在团队掀起一场“信息化革命”。

  今天,当该团再次组织演习时,不打印一张纸,不播一个电话,不发一份传真,就能看到分布在不同地域的参演分队,同步进入情况,装甲指挥车的屏幕上,参演分队的画面实时呈现,战场态势一览无余,各种指令直达作战单元。依托“动中通”指挥系统,这个在赵勇脑子里多年构想的扁平化指挥模式终于成为现实。

  2011年的一天,在昆仑山腹地,新疆军区某机步团正在组织对抗训练。某营实施佯动翻山越涧之际,一台步战车忘记把通信转换开关置于“无线电静默”位置,被对手捕捉到通信电磁波,暴露了佯动意图,导致对抗失利。“战场通信中,转换电台开关是最基本的要求,为啥知而不做?”面对赵团长的提问,一名战士回答说:“我还以为保持无线电静默就是守着电台不吭声呢!哪知,电台却不是‘闷葫芦’。”

  在演习讲评会上,赵勇直指问题:在信息化演兵场上,为什么一些官兵积习难改,一些战士常犯“低级错误”?团队换装转型几年了,为什么还是传统的作战模式?

  演练“曲终人不散”,赵勇怀着强烈的忧患意识,思考着新军事变革迅猛发展带来的挑战:在部队信息化建设中,我们能做点啥?全团一下子就列出了十几条自己能解决的问题,官兵中很快形成了想信息化、钻信息化、干信息化的生动局面。从实际出发,明确自己该干什么,干好什么,干好自己该干的事,是该团信息化建设的一条重要经验。

  强兵将为先!赵勇从自身做起,他积极联系国防大学的老师,为他制定学习计划,购买信息化建设方面的书籍资料,他以全军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学习培训为主要依托,利用工作之余和晚上时间,如饥似渴的学习信息化知识,研读了《信息化战争概论》、《一体化作战指挥概论》等书籍,撰写读书笔记200余万字,认真分析研究信息化建设存在的问题,从理论层次寻求解决的方法,先后在《国防大学学报》、《现代兵种》、《装甲兵》、《世界军事》等刊物发表学术文章20余篇,所撰写的《浅谈装甲兵部队作训参谋知识需求》、《装甲机械化部队常态维稳能力建设研究》、《装甲机械化部队后勤装备保障研究》被评为优秀学术文章。

  信息化究竟样怎么建,什么是关键,突破口在哪里,成了一道摆在面前的拦路虎。在赵勇的指挥下,团里瞄准体系作战能力和人才基础设施建设这个“突破口”,开始书写攻坚克难新故事——

  针对单位信息化人才缺乏的问题,赵勇集思广议、主动作为,在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方面狠下功夫。以自主培养模式向军地联合培养模式转变,广泛走开军地联合培养人才的新途径;先后与6所院校、厂家建立协作关系,聘请32名专家教授来团授课。培养了一支以15名硕士研究生、60名本科生为主体,200名中级士官为骨干的信息化人才队伍,充分发挥了“高学历”优势。

  着眼未来信息作战需要,不断推行“一岗双人”训练,对制约战斗力生成的侦查、通信、工兵、计算等信息化程度高的重要专业岗位,确定两名人员参加训练,确保一个重要岗位至少有一名称职的替补,各种车辆驾驶员一个岗位要有1.5人,培养和储备了一批重要岗位的专业人才。以前,遇有大项活动就向厂家请人、向上级要人、向兄弟单位借人伴随保障的历史成为过去。

  对信息化建设基础薄弱的现状,按照“建用结合、以用促建”的思路,建立和完善了无线通信网、卫星通信网等“五网”,搭建情报信息、指挥控制、火力打击、综合保障4个信息系统平台,统一信息采集、传输、处理和分发方式,实现了各作战模块的互通互联。

  结合团队由摩托化部队改建为机械化部队后,各类信息化装备门类品种繁多、格式不兼容、信息不保密,导致信息化装备效能不高等情况,赵勇同志多次聘请院校专家、厂家师傅,与地方科技公司联合攻关,将应用程序进行改进升级,将功能进行拓展开发,使各类装备实现了共享、融合、联动实现了现有装备的全面通联和标准化建设。

  现在依托信息网络、指挥自动化系统和网络模拟系统,团队逐渐探索出了一条适合实战化要求的一体化训练路子,但是赵勇并没有陶醉在成绩里。近年来,他带领团队多次上高原组织合成战斗群演习,不断用实战成果检验着信息化建设的成果。

  作为团队信息化建设的带头人,赵勇的目光总是看得更远。

  某谷地,我前沿观察所遭敌电磁干扰,团长赵勇键入指令,通过指挥平台,直接传达给担任突击任务的202车班长陈伟,下士通信班长孙博冷静启动备用通信系统,将情报直接传递到指挥所,同时实施反干扰。对于这样的案例,我们已经司空见惯。赵勇说:未来战场上作战指挥不再像以前那样,从团到营到连逐级传递,而会出现一个师长直接指挥连长,或一个团长直接指挥一个班长的扁平化指挥模式,打赢信息化战争就必须转变指挥模式。

  始终把“完善训管机制,促进训练落实”作为推进训练发展的治训之策。着眼实战谋打赢,从严从难抓训练

  海拔4300米的某高原训练场,枪声、炮声不绝于耳。这是高原某机步团正在进行演习,红军指挥员赵勇稳坐装甲指挥车,向作训股长下达前沿攻击群向蓝军主阵地实施突破的命令,蓝军利用坚固的群堡式防御工事,顽强组织抗击,致使红军第一波次攻击受挫,赵勇团长随机应变,沉着冷静分析,果断指挥,同时向五个参谋席位发出了8条作战指令,各攻击部队接到指令后,一举突破敌前沿阵地。

  赵勇以打赢为自己的事业追求,总是以昂扬的精神状态,想打赢之题,干打赢之事,长打赢之气,他总说:“训练不过硬,就是打败仗。”在训练场上,赵勇从来都不手下留情。某新型车载榴弹炮列装,该火炮信息化程度较高,按照厂家要求半年才能形成战斗力。赵勇一听就急了:“这可不行,这样慢的速度咋加快转变。”他先是让在厂家接装培训的干部把火炮理论传回来,同时派人到己列装该型火炮的部队学习操作,然后亲自带领相关人员集体攻关编写训练教材,组织大家先学习和进行模拟训练,真正实现人才等装备。新装备列装仅20天,赵勇就组织部队进行了单炮实弹射击,他第一个站到火炮前,装填、发射、首发命中。第3个月,在海拔3800米、4300米完成武器效能试射,完善了射表和各类环境的射击诸元。而后,他又组织部队在海拔5100米的高原进行战术射击,用满堂红的成绩宣告新火炮形成战斗力。

  赵勇把以往部队不敢练、练的少的险难科目都拎了出来。把一名普通人训练成军事精兵,对赵勇来说不是难事,而敢打硬仗,能打胜仗还需要克敌制胜的计策和谋略,为此,赵勇把精力都倾注到探索制胜之策上。2011年,部队进行适应性训练期间,他亲自带领参谋人员潜心研究装甲机械化部队作战新模式,研究解决了8项训练难题,总结梳理的4套战训法。

  始终树立“首战用我,用我必胜”的意识。带领官兵增强履行历史使命的责任感,苦练实战本领,提高赢得未来战争信心

  赵团长常讲“当兵打仗”,常思“带兵打仗”、常谋“任期内打仗”,一心把部队带成未来战场上的“铁拳头”。近几年,他先后6次荣立三等功,1次荣立二等功,被四总部评为“全军优秀指挥军官”,部队年年被上级评为“军事训练一级单位”。

  “打仗离自己很近,自己离打赢还很远,只有始终把使命高高举过头顶,才能担当起领导打赢的神圣职责。”对赵勇说,这可不是一句空话。在赵勇的办公室,案头堆满了标着箭头的作战地图、战术教范、战例研究,以及战略参考方面的资料。有人说,一进他的办公室,就有一股浓浓的硝烟味儿。

  “作为当代军人,眼睛里如果只有一个连、一个团或者一个师,那是不合格的。中国军人必须要有世界眼光。”赵勇作为一个基层的团长,可眼光却没有徘徊在底层。在他的书橱里,有关科索沃战争、海湾战争、伊拉克战争的书籍,被他翻了又翻。“每翻一遍脑子里那根打仗的弦就被拧紧一次!”赵勇不光给自己“上弦”,还给自己的官兵“上弦”: “满清‘八旗兵’入关前曾是威如雷霆,动如风发的‘虎狼之师’,入关之后由于不能居安思危,逐渐失去斗志,结果在鸦片战争中不堪一击,使中华民族蒙受空前耻辱。”敲响了“天下虽安,忘战必危”警钟,增强了官兵真打实备的使命感、危机感,强化和筑牢了官兵 “首战必用我,用我必须胜”的意识和“战场无亚军,训练争第一”的实战意识。

  去年夏天,团里接到通知,兰州军区将在半个月后,以全装全员实兵实弹演习的方式,对团里的战斗力进行一次全方位综合考评,演习中,将设置很多复杂战术情况,团机关有人提出:三级军区的领导将莅临演习场,团里是不是先搞一下预演?没想到,赵勇大手一挥,说:“未来战争没有预演,演习作为和平时期的战争,也不能搞预演。”他要求司令部下发通知,一切按实战的标准来,为了提高演习难度,他还请求上级把演习的地点改在复杂陌生的地域进行,增加强电磁干扰、空中侦察、精确打击等科目。军区首长现场确定情况,采取随导随演的方式进行了检验,虽然演习中暴露了一些问题,但赵勇真打实备的精神得到了现场首长的高度赞扬。

  “不真打实备的人,永远打不了胜仗;不敢亮剑的人,必将有辱使命。”就像《亮剑》里的李云龙一样,讲话声如洪钟、走路大步流星的他,带领团队时刻为亮剑而准备着。

  2012年6月,他带领部队远赴塔吉克斯坦,参加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“和平使命—2012”联合反恐军事演习任务,这是一次没有演习脚本的五国联合实兵演习。

  赵勇专门强调了“解救人质”、“机动打援”、“心理战”等“亮点”课目的训练,每个动作都精雕细刻、精益求精,确保到了位、打得准。从针对性强化训练到演习实施正值夏季,官兵每天都要顶着高温、冒着酷暑,有时在高达51摄氏度的地表温度下训练数10个小时,很多人得了日光皮癣,痛痒难忍;步战车、轮式火炮里更热,一场训练下来,如同水洗过一样,大家戏称是“蒸桑拿”;境外昼夜温差大,天气变化反复无常,饮食不习惯,蚊虫奇多,但在这诸多困难面前,赵勇不畏艰难、身先士卒,也使广大官兵始终保持了高昂的士气和旺盛的训练热情。

  赵勇,一名普通的基层指挥员,精武之路上,他从没退缩过,始终像一颗上了膛的子弹,像一支上了弦的箭,发扬亮剑精神,永不满足、自强不息,一次次挑战极限,一次次超越自我,他用对军旅的满腔豪情,忠实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,他用平凡的脚步走出了一条基层主官决胜沙场的精彩人生。


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广东新闻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Copyright © 2000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
编辑QQ:1398651442